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末日余生之新世界

更新时间:2020-07-11 12:06:13

末日余生之新世界 已完结

末日余生之新世界

来源:七悦文学作者:褴褛行僧分类:玄幻主角:司徒鹏程乌尔

经典小说《末日余生之新世界》是褴褛行僧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司徒鹏程乌尔,书中主要讲述了:遥远的过去,世界是一片混沌,直到众神赋予了世界秩序,于是天是天,地是地,山是山,海是海,虫鱼鸟兽各自分别,一切都是众神的功劳,而众神只是默默地在天空之上看着万物的发展。有一天有一名天神认为是时候下凡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司徒鹏程3

随着司徒鹏程渐渐接近河谷底部,河谷便更加烟雾弥漫,据村人所说在战斗祭典开始之前此处都被大雾弥漫,只有在战斗祭典开始的那段时间烟雾才会散去。

司徒鹏程走入烟雾之中,发现四周传来一种奇怪的恶臭,每走几步就发现地上有人类的尸骨,而且越走发现越多,他还有几次不小心踏到这些尸骨上。

在司徒鹏程的村庄若是有人因为疾病或受伤死亡,过去是送上高山让禽鸟啄食,现在则会运到荒野供野兽食用,不管如何是不会留在村子里,年纪不大的他并没有处理尸体的资格,对尸体也只有远远望过几次而已,现在是他第一次这么近地看着所谓尸体骨骸,一种诡异的感觉从他的身体内部渐渐萌芽。

就在这时,司徒鹏程听见水流声,他听此处的村人说过,若要找到神灵的所在之处只要溯溪而上即可,神灵就住在前方一个幽暗的山洞之中。

顺着溪流往上走,司徒鹏程很快找到了洞穴,这个洞穴的入口极大,五六个人并排进入也没有问题,然而洞穴之中十分黑暗,且不断飘出雾气,很显然里头不管是何种照明物都不可能奏效。

黑暗并非是人类的领域,司徒鹏程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但即使如此为了村人他在有必要时也必须鼓起勇气踏入其中,这是拥有神裔庇护的他才能够办到的事。

“受尊敬的神灵啊!我是远方神裔乌尔所庇护的旅人,路过此地听见同族的悲哀故事深表同情,也许他们曾经触怒您,但如今他们已然十分凄惨,可否请您指出使这两村人摆脱诅咒的明路。”

司徒鹏程跪在洞口,头磕于地说明来意,希望神灵能听他的请求,然而洞穴中久久没有动静,他又不敢将头抬起,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夜,洞穴中忽然有恶臭扑鼻,一道人影缓缓从洞穴中走出。

司徒鹏程听闻脚步声,眼角余光发现有人接近却不敢抬头,因为对神灵的礼节那怕是有一些差错就不必再谈下去,不管是对神灵或神裔而言,人们对他们的尊敬的价值都超越人们全体的存在价值。

换言之,若是不展现出敬意,人类就没有存在价值,因为神灵并不需要人类。

“让我瞧瞧,这里有个小小存在正在向我展现敬意,以人类来说你是极为优秀,而且有神裔庇护我也不便随意让你消失,夺取他者的玩物我是不会做的,不过你说的话却太过狠心,让我不愿聆听。”

洞穴中的人影传来了沙哑但又有如少女般的声音,司徒鹏程虽然十分疑惑这是甚么声音却依旧压迫着好奇心,因为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了,现在他必须做出合乎成年的行为。

而且过去乌尔曾经教过村人若是碰上神灵礼节绝不能有一丝错误,神灵与神裔不同,神裔能够接受人类的些许逾矩,神灵则否。

“受尊敬的神灵,我并不清楚您受过何种伤害,若是可以还请您说出,就算微不足道也请给我们人类做出弥补的机会。”

“我就与你说说吧,在万年以前我打算在此地小睡片刻,于是卧地就寝,后来不知何时小河从我身边流过,泥沙在我身上堆积,野兽也从我的身上走过,一切都是如此平和,让我能安稳入睡,直到多年前人类开始在我身上聚集,一日不走,一月不走,十年不走,我等了那么久他们不但不安宁人数反而越来越多,吵闹加剧,先是砍伐树木,后是打磨金属,每样都让我无法熟睡,若非风与雷电之神决心培养人类,我又怎么会留住这群一无是处的烦躁存在?我不需要人类的弥补,也不打算饶过他们,只打算用诅咒消磨他们的数量,让他们渐渐消失。”

神灵的无情在人类之间早已流传已久,司徒鹏程如今听了这名神灵的说法他也无法反驳,同理心对神灵来说都是不存在的,就算不是完全不存在,但至少神灵对人类的同理心是不存在的,所以司徒鹏程思索片刻后决定新的说词。

“受尊敬的神灵,我已明白您的意思,对您而言人类太过吵杂而无须存在,若我能证明人类的价值您是否能够解除诅咒?”

“若是让他们有点意思,我自然不赶尽杀绝。”

“那么受尊敬的神灵啊,可否让我就此离去,准备向您证明人类的价值?”

“有何不可呢?你就去吧,尽可能在他们全部消失前让他们变得有点意思吧。”

司徒鹏程抬起头,在洞穴入口隐隐出现的人影已经消失,于是他也赶忙原路返回为村人传递这个奇特的约定。

回到河谷之上后,司徒鹏程对村人说了有关神灵与他的约定,这让村人们既欢欣又郁闷,欢欣的是神灵有解除诅咒的可能,郁闷的是究竟要如何才能证明人类的价值。

不管如何,在准备战争祭典之余,人类的价值已经成了村人们热烈讨论的话题。

隔天,司徒鹏程坐在河谷旁,心中依然想着人类价值这一命题究竟该如何表现。

司徒鹏程记得乌尔对他们说过人类对神灵最大的价值在于尊敬,人类没有甚么能够献给神灵的,但若是没有能够献给神灵的物事,那人类就没有价值,想到这他不禁感到心烦气躁。

然而就在这时,在不远的林中传来了响亮的鸟鸣,这是司徒鹏程从未接触过的声音,所以他决定上前观看,毕竟他骨子里还是当初充满好奇心的孩子,虽然在神灵面前不能展现这项特质,此时却不必隐藏。

司徒鹏程以过去曾经学过的狩猎技巧缓缓接近鸟鸣的来源,而在他眼前出现的是两只色彩斑斓的禽鸟正彼此歌唱舞蹈。

禽鸟从地上跳上树头,又从这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上,翅膀不断拍动,嘴中也持续发出清澈的声响,这是种让人心情平静的声响。

司徒鹏程一路追着两只禽鸟的身影,只见两只禽鸟边跳边跑渐渐接近河谷,在不知不觉间消失在河谷的迷雾中。

见到那充满神秘而又美丽的体态司徒鹏程感到意犹未尽,于是打算追入河谷的迷雾之中,但却在这时被制止,制止他的是一名被称作久活的村人。

“你不可以再向前了,前面就是神灵的禁地,往哪儿去的生物全都没有活的。”

久活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话,便赶了几只鸟往迷雾里去,而事实的确如他所说没有任何一只鸟儿飞出迷雾。

“这真是太危险了,还好你阻止了我,实在十分感谢。”

“不必在意,你仅须记得在这里只有跳舞鸟是特别的,只有他们能在求偶季节进入神灵大人的禁地之中不受伤害。”

“是的,我会记住,谢谢你的指导。”

久活说完话后就离开了,而司徒鹏程则对着底下的迷雾沉思,因为他不理解为何讨厌吵闹的女神会愿意让声音洪亮的禽鸟进入禁地,司徒鹏程对此感到好奇,于是他想到了一个方法,他打算扮成跳舞鸟混入禁地去瞧瞧。

在决定扮成跳舞鸟后,他开始收集跳舞鸟的羽毛,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因为村人们知道神灵喜欢跳舞鸟后,跳舞鸟便不再是村人们的盘中飧,数量自然也越来越多,羽毛也到处都是。

司徒鹏程用跳舞鸟的羽毛做了头冠又做了尾羽,做了翅膀又做了能够罩住全身的衣物,这样一来他的外型已经十分像跳舞鸟了。

然而他知道这样还不够,于是他又用薄木片做成了能发出与鸟鸣相似声音的器具,再将跳舞鸟巢附近的花草涂抹在身上消去人类的气味,更勤劳地模仿跳舞鸟的动作使自己也能在树丛间跳跃。

经过一连串的准备,司徒鹏程开始不间断地在树丛中跳舞,终于在战斗祭典的前夕,他勾引到一只愿意与他进行求偶仪式的跳舞鸟。

就这样司徒鹏程与这一只跳舞鸟彼此相互追逐,在树林中跑跳,于枝叶上嬉戏,最终双双跃进了迷雾之中。

为了探索跳舞鸟受到神灵喜爱的原因,以及禁地之中究竟藏着甚么,司徒鹏程决定扮成跳舞鸟混入迷雾中一探究竟。

在多日练习后,司徒鹏程成功勾引了一只跳舞鸟与他共舞,并且进入了迷雾之中。

就在那片神秘的迷雾之内,司徒鹏程与跳舞鸟继续彼此共舞,随着他们的舞蹈越来越激烈,四周的迷雾也越来越稀薄,一个安静而柔美的世界出现在司徒鹏程眼前,让他不自觉停下脚步来观赏这片风光。

然而这一停止却不得了了,迷雾又渐渐聚拢,某种恶臭逐渐聚集,司徒鹏程对这天地异变不由得感到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但在下一刻,一股疼痛让司徒鹏程从慌乱中清醒,与他共舞的跳舞鸟啄着他的手,要他完成这一段舞蹈。

了解跳舞鸟意思的司徒鹏程便再次起舞,跟着眼前的跳舞鸟继续进行求偶仪式,于是迷雾又渐渐散开,他们离迷雾的出口已经不远了。

“小东西,你们过来吧。”

迷雾的出口近在眼前,但司徒鹏程与眼前的跳舞鸟却一步也动不了,只听到在迷雾之中忽然有股声音传来要他们到山洞之中。

这声音是神灵的声音,司徒鹏程非常清楚。

于是一人一鸟便走到山洞入口,双双下跪。

“受尊敬的神灵啊,我们已经遵照您的意思前来。”

“进来吧,我给予你们权力踏入我的领域。”

听了神灵的话,司徒鹏程便站起身来,看着毫无光明的山洞,心中感到忐忑不安,却还是往黑暗走去。

可一旁的跳舞鸟却做不到,面对黑暗一动也不动,频频对司徒鹏程发出鸣叫,表示求助。

最终司徒鹏程将跳舞鸟抱在手上走入黑暗的山洞之中。

“受神裔庇护的人类就是不同,拥有能踏入黑暗中的力量,现在过来这里吧。”

神灵的声音从山洞内部传出,可回音实在太过强烈,导致司徒鹏程不知该走哪一条路才好。

“尊敬的神灵啊,请原谅我的无礼,虽然我能够踏入黑暗却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前进,恳请您给予指示。”

就在司徒鹏程说完话,在山洞的深处出现了一道暗红光芒,见到如此明确的路标司徒鹏程连忙抱着跳舞鸟往光芒发出的地点走去。

小说《末日余生之新世界》 第7章司徒鹏程3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