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余情未暖只等你

更新时间:2020-02-13 10:08:09

余情未暖只等你 连载中

余情未暖只等你

来源:掌读520作者:小鸭子分类:都市主角:宋海闻颜敏

《余情未暖只等你》是作者小鸭子最近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余情未暖只等你》精彩章节节选:陈明杰结婚之前曾对我发誓,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我拼了命地去救他,恨不得把心掏给他。到头来,他却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离婚吧。”宋海闻是我不敢奢望的人,他说什么都云淡风轻,“我不懂得怎么去爱人,我也不爱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梦云说的没错,宋海闻的确是个变态。

当我衣着得体、妆容精致地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用毛巾将我迷晕了。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他那张冷峻的脸近在咫尺,手里握着柄水果刀,刀刃在我脸上游走。

冰凉的利刃吓得我一个激灵,一种无边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此时,落地窗内窗帘已经被拉紧,密不透风,压根看不见窗外,整个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就算他是想要杀人抛尸,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看到。

我本能地想要后退,但他整个人的力量都压在我身上,刀刃又贴在我的脸上,我压根不敢动弹。他冷不丁握住我的手,探向他的脖子。

小麦色的脖子,性感的喉结……喉结下方,贴着创可贴。

是我的杰作。

“敢这么对我的人,颜小姐,你是第一个。”宋海闻语气轻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着点点寒光,就好像是阎王爷翻账本,每翻一页都令我胆寒。

我缩回手,低下头,我不敢去碰他的脖子,更不敢看他的眼睛。但一想到那二十万已经没了,忽而又狠下心来,硬着头皮问,“宋海闻,你究竟想怎么样?”

“现在知道怕了?”

水果刀的刀刃贴着我的侧脸,我的双手比脑子诚实,已经抖得像筛糠。毁容没关系,我更怕他一个不留神把我杀了。我还不想死,就算要死,也要清清白白地死,绝不能死在这里!我盯着那利刃呼吸急促,口齿不清地回答他,“是,我怕了。”

“这就怕了?也太没劲了。”宋海闻语气淡淡的,但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仿佛天生就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相比之下,还是上次醉酒的时候正常一些。

“宋先生,上次的事情是个误会,我向您道歉。至于出台的事情,我不出台的……”我还没说完,就感觉刀刃轻轻地划过我的面颊。

他一双丹凤眼就这样幽幽地看着我,我顿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话。

他居高临下地扫视着我,问,“那泡面头的女人,没跟你说清楚?”

泡面头?兰姐?

“说了,但是我真的不出台。”我握紧床单,诚恳地望着他,“宋先生,我有家,有丈夫,我卖酒只是为了赚钱。我有我的底线。”

“**立牌坊,还真是头一次见。”他嗤之以鼻,浓密的眉毛轻轻一扬,“你以为我会相信?不过有了丈夫还出来卖,真让人倒胃口。”

刀刃从我脸上离开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舒了一口气。我连忙爬起来,整个人后退到床头,畏惧地望着他。我想走,但又不敢,只得使劲儿压了压胸口,刚刚他那轻飘飘的两下吓得我心肝俱疼。那天晚上我就不该跟宋海闻走,现在说后悔已经太晚了!

他转身走到落地窗前,双手背在身后把玩着刀柄。不知道何时窗帘已经拉开了,窗外星星点点的景色映入眼帘。我顺着夜色望过去,看到自己倒映在夜色中的小小身影,也看到玻璃中他的倒影。一身深蓝色的西装衬得他身影颀长,他单手插兜,漠然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好像蜷缩在一角的女人压根与他无关。

看上去,只要我服软,他应该就能放过我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下床把衣服整理好,悄**地拎着包包准备离开。这时候,宋海闻依然站在落地窗前,语气里没有一丝起伏,“你不是有话想跟我说吗?我给你一个机会,说。”

我敢说吗?

我不敢。

既然他已经认定我是表子,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

“我只是想跟您道歉,上次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想伤害你。至于那二十万,我会尽快还给你。”我留意到他脖子上的伤,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我明明记得上次没有多用力。可能是喝醉了吧,下手不知道轻重。

“还算聪明。过来,给我换药。”

我呆呆地望着他,然后把包放下。棉签和碘酒都在床头柜上,我拿起来走到他身边,兀一抬手,便被他捉住了。

“我刚刚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的底线在我面前一文不值?”我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抱了起来,狠狠地扔在床上。我挣扎着想起来,他就过来把我扒光了,看我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猎物,“颜小姐应该有自知之明,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拿乔,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身下危险的讯号传来,只感觉“轰”的一声,我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我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我知道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我不该这么大胆,竟独自赴约,天真地以为自己能够平等地跟他谈判。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尽管拿去。”我坦然地看着他,语气却透出一丝不经意的悲切,“宋先生,我是第一次,完全可以卖个好价钱。二十万,我们两清。”

宋海闻不置可否,轻笑着看我,“你倒是自以为值钱?我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女人,一会跟我说有家有丈夫,一会又跟我说第一次。颜小姐满嘴谎话,难怪能在酒吧里如鱼得水,进退自如。二十万一年,不是二十万一次,你听清楚了。要么你就从墨瑟滚蛋,再也不要混这口饭!”

墨瑟酒吧,是兰姐的东家,也是我们所有人的东家。

宋海闻,我得罪不起。

我曾经幻想过很多次的第一次,我和明杰的第一次。以前我怕疼,明杰从未强迫我。新婚燕尔,他去赞比亚出差,公司对他委以重任,他让我等他小半年。“小敏,等赞比亚的项目结束我就回来,到时候我可就不怜香惜玉了,你得给我们老陈家生一个胖娃娃。”

后来,他回来了,车祸也发生了。

那个吵着要我给他生娃娃的人,再也没有醒过来。

宋海闻不是明杰,他的力量很大,好像我越是哭他越是兴奋。到后来他狠狠地甩了我一巴掌,吼了一句,说不准哭,我哭得更厉害了。

全身的痛感都汇聚到一处,像是被利剑刺破了一样,火烧一样疼。这种感觉跟我预料的一样不美好,甚至比我前十几年的大姨妈都要疼一百倍,一万倍。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身体被倏然放开。

“如果是为了讨好我而特意做的修复膜,那你恐怕要失望了。”宋海闻面无表情地起身,整理衣服,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门口。

“我讨厌处女。”

小说《余情未暖只等你》 第6章 我讨厌处女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腹黑小说
  3. 古代小说
  4. 轻松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