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更新时间:2021-06-10 17:13:04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连载中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来源:互联网作者:楚爷分类:重生主角:陈瑾兮萧亦珩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是作者楚爷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精彩节选:前世她本是最受宠爱的小公主,却为爱忤逆血亲,最终落得国破家亡,一箭穿心的下场。重生后,她一心只想虐死渣男,再也不能重蹈前世覆辙,顺便再撩一撩前世替她报仇雪恨的小侍卫。谁曾想,武功高强的小侍卫却不经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陈瑾兮带着薄怒,冷哼一声,示意身后的太监把萧亦珩给带走。

“闫将军,这!”

原本以为闫风来了就能把萧亦珩给置之死地,可谁知道还是被三公主给救走,荀政不甘的看着他们离去,胸腔满是怒意。

闫风一个凌厉的眼神直直向他射去,忽的一脚直击他心口处。

荀政捂着胸口倒在地上,表情全是惊慌。

“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何用?”

“属,属下该死!”

荀政吃痛的咳嗽了好几声,一口鲜血直接从嘴里吐了出来,闫风嫌恶的看了一眼,抬脚离去。

......

“公主,人醒了。”

“醒了?!”

坐在软榻上看着话本的陈瑾兮顿时放下手中的话本,快步朝屋内走去。

回长安殿的途中,萧亦珩终于支撑不住,整个人昏了过去。

看见她进来,萧亦珩想要起身,却被她按住。

“你才刚醒,就不用行礼了。”

床上躺着的少年虽病弱无力,但依旧没有遮掩住一张冷峻深刻的脸颊,深邃的五官仿若鬼斧雕刻般,模样极为俊俏。

前世陈瑾兮一颗心都在闫风身上,从来没有注意过保护自己的侍卫,此刻瞧着萧亦珩竟然比那画像上的男子还要好看。

“多谢公主相救,属下无以为报,只愿能留在公主身边保护公主。”

萧亦珩刚转醒,一口气说完,顿时剧烈咳嗽起来。

陈瑾兮秀眉皱起,“你先别着急,太医说你中了毒,你可知是什么毒吗?”

“力消散。”萧亦珩声音虚弱无力,仿佛只要风轻轻一吹就能吹散一样,可落在陈瑾兮心里却犹如千金重般。

他竟然中了这样的毒。

力消散虽不致命,但是它会一点一点慢慢把中毒之人的内力消散无疑,让中毒者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逐渐失去内力。

这是习武之人最讨厌的毒物之一。

陈瑾兮之所以会这么清楚,是因为这毒闫风就有,而荀政是闫风的人,想必力消散也是从闫风那里得到的。

原来早在一开始,闫风就已经在计划如何夺取这江山了。

陈瑾兮目光泛着寒意,她不敢想象,自己如果晚来一步,萧亦珩会受到怎样的对待,上一世的他是不是也在承受着逐渐失去内力的煎熬?

“你可知有解毒之法?”陈瑾兮向一旁的太医询问。

“解毒倒不难,只是需要一味极其珍贵的药做药引。”太医有些为难。

陈瑾兮松开被自己攥得全是皱褶的绢帕,“什么药?”

“寒霜草。”

陈瑾兮心中顿时一咯噔,这寒霜草乃是常年生长在长白山,有活血祛瘀补气功效,最重要的是它能解力消散的毒,实属罕见,但就她得知珍淑仪那里就有一株,还是前阵子父皇赏的,如此巧合,恐怕也是闫风示意。

好狠呐!

闫风真是好心机,早已把一切算计在了里面。

陈瑾兮心揪疼,可水润的眸子却异常透亮,“可有法子先压下他身上的毒素?”

“有,但是时间不宜过长,如果得不到解毒,很有可能会加快他身上的毒素。”

“知道了,你先抑制毒素,剩下的我来。”

她定不会让萧亦珩就这么内力全无的。

    ......

“前几日才刚转好,怎么好端端的人又病了?”

前来禀报的宫女跪在地上,颤抖着身体,埋头不敢搭腔。

一旁弯腰站着的内廷大总管元安拂尘一抖,尖着嗓子说道:“听说三公主今日见了血,回来后便开始呓语,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怕是冲撞了什么。”

陈国皇帝陈濮仪坐在上首,捏着白子的动作一顿,蹙眉道:“见血了?”

“慎行坊......”

元安话没说完,陈濮仪便把手中的白子扔进棋盒,起身出去。

“皇上,臣妾也跟您一起去看看三公主吧,这见血可不是什么小事,臣妾也着实不放心......”

陪着陈濮仪下棋的珍淑仪适时露出满满担忧之色。

陈濮仪面色威严,“也罢,一同去看看。”

陈瑾兮在慎行坊见血后回来神色确实不太好看,她想到了护城河里满河的血水,再加上重生后身体就没好利索,整个人又病了,迷迷糊糊的,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小兮?小兮醒醒,父皇来看你了。”陈濮仪瞧着榻上满脸苍白的小人儿,脸色越发暗沉。

一众太医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埋着头,谁都不敢大声喘气,生怕被累及。

混沌中,陈瑾兮听见有人叫自己,声音是那般的亲切和担忧,紧闭的双眼缓慢张开,声音带着病后的沙哑与软糯,“父皇......”

陈濮仪威严的神情闪过一抹慈爱,“你醒了,让太医过来看看。”

院首立刻上前诊断,片刻后跪在地上道:“皇上,三公主这是气血郁结于胸,久散不去所导致的。”

这本不是什么大病,可对于曾经可爱又调皮的机灵鬼陈瑾兮来说就是大病了。

陈濮仪脸色更沉了,一个天真无邪,没有忧虑的公主怎么可能会气血郁积于胸?

自从上次染上风寒后,她整个人精神就不太好,听御膳房的说,三公主吃食很少且极其清淡,这怎么能不让人担心。

瞧着准备向众太医发火的陈濮仪,陈瑾兮小手立刻握住他的手掌,“父皇,儿臣没事的,您不要怪他们好吗?”

陈濮仪睨了她一眼,“风寒那次就没把你病根治好,这会儿还愈发严重,父皇怎会不担心。”

“三公主,皇上一听您病了连平日里最爱下的棋也不下了,直接就过来看您,皇上可是满心满眼担心您呐。”珍淑仪擦着眼角就要掉下来的泪珠,心疼不已。

陈瑾兮向一旁说话的人看去,眼底涌上滔天恨意,放在锦被下的手死死攥紧,指甲陷进肉里也不觉得疼一般。

那个跟闫风暗度陈仓,害她亡国的珍淑仪就这般温柔可人的站在那里,还假情假意的心疼她。

  城门那日的情景忽然之间再次浮现脑海,陈瑾兮瞬间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唇瓣更是如同白纸一般,她听不见周围任何声音,眼前只恍惚看见无数人影在晃动。

她的这副模样瞬间把周围人吓着了,就连见过大风大浪的陈濮仪也慌得直喊御医。

小说《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第4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