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我!最强豪赘

更新时间:2021-06-09 16:54:54

我!最强豪赘 连载中

我!最强豪赘

来源:有书阁作者:小蚂蚁分类:都市主角:方程楚楚

主角叫方程楚楚的小说叫《我!最强豪赘》,它的作者是小蚂蚁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双亲一夜之间消失不见,老人出现,告知方程,若想见到双亲,十年之间不准讲话甘做傻婿!十年之期已到,傻婿身份就此摘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股黑气,方程开始只顾着给人治病,所以没有太过注意,现在听到李国忠的话,方程估计,很大的可能问题是出在李国忠家里!

“在过去的俩月时间里,我爱人、小孩包括我都有点不对劲,就算去体验,也没什么结果。”

李国忠说的情况,再次加深了方程的怀疑。

“因此我想邀请你来寒舍,帮忙检查一下我爱人和小孩。”李国忠赧然:“我为了工作放弃了很多东西,最亏欠我的家人,因此……”

“我了解。”方程点了点头,“我明日登门拜访。”

“行,”方程说道:“我现在可以先给你号一下脉吗?”

李国忠楞了会神,没有料到方程答应得那么顺利,居然让自己有点措手不及,因此对方程的感觉也再一次升华了。

“肯定没问题。”李国忠伸出手。

方程把手搭上去半天沉默不语,仔细检查。

“方先生,怎么样?”

看到方程松开手,李国忠连忙询问。

“果然,光是靠脉搏,很多东西都了解不够啊。”方程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指尖向下稍微一抖,看不见的一道透明的精神力量,附着上了李国忠的身体。

下一秒钟,原本什么状况都没有的李国忠的面孔上,隐隐有晦涩不明的黑色的气体闪过。

这种黑色气体漂浮在表面,看起来很奇怪。

方程一看就知道情况很复杂了,他不清楚李国忠的家人出了什么事。

“这么说真的没办法了吗?我找了很多的医生,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他们也是这样告诉我的。”就连李国忠也以为方程没有太多应对的手段了。

方程打断:“不是你想的那样,明天去你那找到病因,保证可以解决这件事。”

“真的?方先生,你没有开玩笑吧。”李国忠惊呆了,看过那么多专家,还没人敢夸这个海口!

“确定吗?”

方程笑道:“我确定!”

“好!”李国忠高兴地说,“我会派人明天去贵府接方先生,如果这次的事能解决,定当重谢!”

约好时间,李国忠又亲自把方程送回楚家聚会的房间。

当方程回来时,那两个刚才还讽刺他,甚至鄙视他的亲戚突然变得非常亲热。

一个劲儿地讨好方程,赔礼说好话。

赵宣提着杯子来到方程面前:“姐夫,真的不知道您还有这么硬的关系啊,我敬您一个,自家人以后您可要多多关照啊!”

方程礼貌地啜口葡萄酒,撇了一眼毕山。

此时的青花碗就在毕山的一侧,与放礼品的檀香盒一起,碗的一角,还有一小块缺口。

估计刚才他和李国忠交谈的那段时间,这里边似乎产生了什么他没看到的剧情。

一个简单的家庭聚会,剧情精彩纷呈,吃完饭,换成了大姐和其他两家人,他们很少见的把方程几个人送上路,然后再离开。

要是放在以前,他们甚至不看方程就离开了。

楚家人一句话也没说,就这么一路上沉默着回家了。

即使是天天不吵方程几句不舒服的尚静,此刻也面带微笑。

更难的的是到了家,尚静还关怀备至得让方程好好休息。

楚翘皱着眉头,她还不习惯在家里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废人,突然就被这么看重了。

“真是莫名其妙!”楚楚嘟囔了一声,气呼呼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心想不行,她一定要找个法子把方程给弄走!

刚才发生的事情似乎都在说明,方程在楚家,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

一定要把这种苗头扼杀掉,这个家自己才是中心!

她坚决不允许其他人,尤其是方程,抢了自己的家庭地位!

当方程回到他的卧室时,楚翘看起来已经入睡了,不过他们俩一直都是分床睡。

有一张小床,这就是方程休息的地方,一个高大的成年人睡在小床上,他的腿后面都挂出了床,是很不舒服的。

但是方程并无所谓,他睡着了。

从今日起,他的日子会发生变化的。

前提是必须要把事情一件件的做好,明天的事儿必须全力以赴,不能大意。

旁边传来一阵阵的呼噜声,楚翘脸上露出嫌弃的神色,回想一下白天方程闹出来的事情,她也知道方程已经变了,这种变化也使她心烦意乱!

看起来,得去泄泄火了。

楚翘嘴角上扬,微微一笑,很长时间没约那人呢。

翌日清晨,当方程起来时,楚翘早已不见踪影。当然方程也不在乎楚翘要上哪。

在一块生活了这么久,他早知道他们只是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

他肯定不会去幻想通过某一件事,楚翘就会突然喜欢上他或者改变对他的态度。

楚擎和尚静也早就去工作了,“你还知道起来啊?早餐在厨房里边,找去吧。”楚楚在一楼的沙发上看电视,看到方程下来,立刻皱起眉头,说了一句马上就回卧室。

方程看了看厨房,也不打算吃饭了,直接离开了房间,联系李国忠。

事实上,李国忠昨晚到现在就没休息,当他昨晚到家时,他的孩子的病情恶化了,人已经毫无意识,就连医生都束手无策。

因此大半夜的他就守在电话旁,恨不得马上就把方程给拽过来。

所以电话一响,李国忠马上蹦了起来,二话不说开车就去接人。

方程看到李国忠的样子,不由得有点惊讶,不过等他看见曾经流过李国忠身体的黑色气体现在正扩散到他的上半身和肺部时,他就已经明白过来。

威胁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两人默不作声,上了车,也没有太多交流,径直向李国忠家驶去。

到地方后,两人下车,尚未进屋呢,方程忽然听见里边传来哀鸣。

这种声音是如此奇怪,让人感觉非常得不好受。

方程片刻望向门口,但望了许久也一无所获。

“我们进去?方先生?”李国忠此时特别焦虑。

方程同意道:“走吧,先看下你的妻子和儿子。”

李国忠慌忙带着方程去了正房,两个人刚道门口,马上就有一声尖锐的嚎哭声传了出来,声音诡异得很,用鬼哭狼嚎来形容正好。

方程身体轻轻抖了抖,眯起眼睛。

他刚开始还觉得可能是风水的问题,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在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常识无法解释的。

即使是他获得的本事,或者他忽然之间得到的技能,都无法用常识来理解。

最无法用常理去解释的还有一样,那同样是方程不想面对或者是不想处理的事情。

即通常人口中所谓的赃物,或者是鬼怪!

刚才那不符合常理的声音,显然是不正常的!

李国忠站在原地呆愣了一会儿,一瞬间眼睛红了:“我儿子,这是……”

他不理解,好好的孩子怎么就得了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顽疾?

可是李国忠也不敢问个明白,因为他担心他的猜测被方程证实。毕竟最近出了各种各样的怪事太让人措手不及了。就算自己是一个书记,不应该相信这些的,可是事到临头,又由不得他不信。因此能够找到一个对付这种怪事的高人,李国忠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方程身上。

毕竟……他已经没有任何手段去处理这些事情了!

两人快步走进去,迎面而来的一幕,险些把李国忠击倒!

那个男孩躺在屋里,看上去大约十岁,抖得像个筛子,他的头几乎歪成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嘴里不断流涎。

正是从这张冒着泡沫的嘴里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孩子身边的女人,一脸惊慌和眼泪,无奈地用毛巾不停得给孩子抹去口中的白沫。

“儿子,儿子,快醒醒!”李国忠看到李文斌就朝他走去。

方程看到这个,连忙拉住李国忠:“别动!”

被方程喊了一声,李国忠算是稍微回过神,但仍担心李文赋。

“等我为他来一套针,他就会好的。”方程眯起眼睛,拿出一套针灸。

这是事先买好的。

方程走进,就停在李文斌旁边,李文赋的声音变得更刺耳了。

挣扎中李文斌的眼睛开了一条缝,结果瞅到方程时,竟然愣了一下,然后全身颤抖暂时停住了,一双明亮的眼睛,充满了恐惧!

但是方程清楚,并不是李文赋在怕自己,而真正怕自己的是附着着在李文赋上的污秽!

这李家,肯定是招人设计了,整出来这些脏东西进来!

方程眼神一冷,举起手中的那套针,狠狠地刺中了李文赋的穴位!

很快,李文斌身上就被扎了几十针,接着邓文赋慢慢地合上双眼,方程看这样子告诉李国忠::“这些银针只是治表,真正要根除,你就得听我的,去准备一样东西--玉观音。”

啊?什么?

李国忠没反应过来,刚想张开嘴让人去弄,旁边昏睡过去的李文赋好像被吓着了一样,突然尖声大叫起来!

不光这样,他还直接从床上蹦了下来下来,跑到外面,大声叫着:“我很好,我很好,我不用治了,快撵走他!撵走他!”

小说《我!最强豪赘》 第8章再次出手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