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乱世猎神

更新时间:2021-05-28 16:48:04

乱世猎神 已完结

乱世猎神

来源:掌中云作者:龙人分类:武侠主角:蔡风元定芳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乱世猎神》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龙人创作的武侠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他来自山野林间,他是一个普通的猎人,但却有着一位极具传奇的父亲!他无意名扬天下,他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但时势却将他造就成一段武林的神话!他无意争霸天下,但他为了拯救天下苍生于水火,而成为乱世中最可怕的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日又增长了一些见识,我还以为武帝是一位大儒……”说到这里,彭连虎不自然地一笑,疑惑地问道:“不知蔡将军与葛荣是什么关系?”

蔡伤惊疑地望了彭连虎一眼,冷冷地应道:“你怎会知道葛荣?”

彭连虎知道蔡伤误会了他,忙解释道:“我师父曾在三年前遇到一位叫葛荣的年轻高手,他也和蔡将军出刀的角度很相似,我估计可能是与蔡将军有关系,才会有此一问!”

“你师父是谁?”蔡伤声音缓和了些问道。

“我师尊乃是郑伯禽!”彭连虎不在意地说出一个名字。

蔡伤有些奇怪,想不到彭连虎竟对自己师父直呼其名,脸上有些讶然之色。

彭连虎笑应道:“我师父是个怪人,他不喜欢浮名,虽然武帝待他若兄弟,可他始终只将自己看做一个平民,不喜任何人以官位相加,而我们称他也只能以名字相称,以便提醒他,他仍是以前的他。他也不想我们以师徒相称,不过他永远是我们的师父。”

“哦,原来如此。郑伯禽的确是个人物,几年前,便是他杀了齐和帝萧宝融而名扬天下,想不到竟会有你这样的弟子,看来传言并不虚假,他见到的那葛荣正是本人的师弟。”蔡伤赞赏道。

“难怪,对了,蔡将军,我劝你还是不要回正阳关了。”彭连虎有些迟疑地道。

蔡伤心头打了个突,疑问道:“为什么?”

彭连虎犹豫了一下,低低地道:“将军你要节哀顺变,我得到消息,因为你的战败,而又有你尔朱家在后推波助澜,拓跋元格将你的家人全部赐死。”

“你说的可是真的?”蔡伤目中杀机爆射,目光似两道冰寒的利刃,紧紧地插在彭连虎的脸上,话语却有些颤抖。

彭连虎气势一憋,诚恳地道:“这是事实,消息来源于各城安置的密探,将军一家没有一个活口,三十几人和近百家将全部被抄。”

蔡伤声音霎时也像目光一样冰寒,手却有些禁不住地颤抖,吸了口气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半个月前,得到消息却是在前几天。”彭连虎被蔡伤的气势一逼,忙应道。

蔡伤没有动,静得像沉睡的大雪山,连那目光也没有丝毫的移动和变化,怔怔地望着彭连虎,像是凝目千年的石雕。

彭连虎的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和悲哀,因为蔡伤的目光而生出寒意,因为蔡伤的遭遇而悲哀,可此时,却已经没什么话能够安慰对方。

“蔡将军,你要节哀,人死不能复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身体为重。”彭连虎叹了口气淡淡地道。

“谢谢!”蔡伤终于从口中蹦出两个字,但两个字之中所包含的悲愤、哀伤之意,使彭连虎的心一阵揪痛。

彭连虎像是一只呆呆的獭,根本就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或说些什么,看着蔡伤那让人心碎而肠断的目光,一切语言显得那般苍白而无力,这是没有语言可以解脱和代替的悲哀。

生命到底是什么?命运到底会如何?蔡伤目中的泪,使眼前幻出无数清晰而又遥远的身影,是那样熟悉,是那样亲切,可这却只能代表无尽的悲凉。

所有的亲人都去了,都去了,留下来的,却只有一柄刀,唯有一柄刀,想到这里,蔡伤竟然仰天大笑。

彭连虎吓了一跳,谁也想不到蔡伤居然还有心情笑,但只一开始,他便已深深地读懂了这笑声中那悲愤、痛苦的感情。

笑声惊飞了所有栖在林中的鸟雀,扑棱棱地振动着翅膀冲上了蓝天,山林间,唯一留下那比笑声更悲怆的回音在应和,不,还有松涛轻振之声。

蔡伤笑声愈来愈低,愈来愈低,若沙漠中失偶的孤狼。

眼泪禁不住鼓了出来,两行,很清澈,很清澈,在滑过脸颊的时候,蔡伤那低徊沉响,而悲愤、悲怆、悲恸、悲凉、痛苦而心碎的笑声竟转为哭声。

不是撕心裂肺的嚎啕,不是幽幽地抽咽,哭声并不太大,可那仰天绝望,深情而痛苦悲愤的眼神,配合上那裂开低哭的嘴形,却让人深深地感觉到蔡伤心中的那股可以让太阳流泪的哀婉。

绝对不会有哪位铁石心肠之人不感动,绝对不会有哪人不明白蔡伤的感情,彭连虎从来都未曾掉过眼泪,连父亲被人打死的那一刻和母亲病死的那一刻也未曾流泪,可在这一刻,泪水也禁不住伤感和叹息的皮鞭驱策,也从眼角滑落下来,因为,他深深地读懂了蔡伤对他亲人的那种深切得完全可以藐视海洋的感情。

世间能够让人感动的真情已经不太多,而蔡伤毫无作伪的真情流露,却绝对可以让人心弦颤抖。

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而蔡伤毫无顾忌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大哭,却绝没有人会感到好笑,绝对没有,哪怕最无知的小儿也不会对这种作风好笑,因为,只要是生命,便能感受到这哭声中的感情。

风,在轻轻地吹,树林中夹生的松树也沙沙地作响。这是一曲哀歌的调子,在彭连虎的耳朵中是这种感觉,大概是它们也读懂了这种至真至纯而又至哀的感情吧。

“希聿聿——”战马一阵低嘶,似在表达着一种不安的情绪,却惊醒了沉浸在蔡伤悲恸情绪中的彭连虎。

彭连虎警惕地打量了四周那显得很静谧的山林,心头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汪汪……”竟是一群狗的狂吠。

蔡伤似也从另一个世界中回到了现实,他的改变似乎很突然,只在一刹那间,便恢复了一种让人心悸的冷静。

彭连虎也把握不住那种变化,可蔡伤的确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深邃得像不可看透深潭之水一般的人。

蔡伤并没有说话,可他身上却浓得似可以挤出水来的杀气已经很清楚地告诉了彭连虎,他要杀人。

是的,他要杀人,却不是杀彭连虎,而是那一群狗吠传出的地方,似是千百世的仇敌。

“蔡将军!”彭连虎惊异地低呼一声。

蔡伤并没有回答,而是将速度提高到一个极限,像是魅影般向狗吠的地方掠去,连头也不回一下。

彭连虎的心中似有所悟,忙系好战马,追在蔡伤的身后向狗吠的地方掠去,他只受了一点皮肉之伤,并没有什么大碍,甚至没有半点妨碍,在心底,他的确感激蔡伤那手下留情的一刀,否则他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狗吠声渐烈,但那方位已经清晰地映在二人的脑海之中。

“黄海,你逃不掉的,别以为躲了十几天,便可以逃过我们的耳目,真是天真得可笑。”狗吠声传来一阵得意而又狠厉的高呼。

“再不出来,老子便用火熏死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又是几声大大咧咧的叫骂。

那是一群满面横肉的人,只看每个人那充血的眼神,便知道每一个人腰间的武器绝对是吃过很多血的。

有五人牵着五匹狼般恶相的黑狗,正在呜呜地用爪子不断地扒着地上的土,显得有些急不可耐的躁动。还有五人围着一个黑黑的山洞,在杂草丛中立出一个弧状的队列,手握刀柄,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全副心神全都放在那黑糊糊的洞口,似乎那黑糊糊的洞口随时都会冲出一只猛虎一般。

山洞之中并没有半点应声,很死寂,似乎完全没有生命的气息,深不可测的感觉很强烈,在这种时刻,沉默所代表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可怕和紧张。

“黄海,我数十下,你再不出来,我便放火烧,用烟熏死你。”一个疤脸汉子吼道。

“哇,哇……”山洞中竟传出一阵小孩子的啼哭之声,在空旷的山林之中,对着那几匹狗的“呜呜”声,显得格外突兀。

“哈哈……”几个凶神般的汉子突然全都爆出一阵哄笑,似乎这小孩子的哭声极端地好笑。

“想不到这小杂种还没有死,真是大出我们意料。黄海,你什么时候也可以挤出奶水来啦?”那疤面汉子狂笑道,但便在刹那间,他竟笑不出来了。

笑不出来,是因为一个人,若幽灵般突然出现的人。

那是蔡伤,杀气已经在印堂上凝成了一股毫光的蔡伤,让人心寒的是蔡伤的眼睛,那两道似有实而无形的目光,若一根根毒箭,深深地插入所有的人心中。

死亡的气息从那被旌旗包裹的刀鞘中渗透出来,那是一种不能阐述的感觉,谁都不明白,那刀鞘中装的到底是刀还是死神,还是什么?从来没有人想过刀是可以散发出这种气势的,也从来没人想到过死神会装在刀鞘中的,但那的的确确是一种接近死亡的气息。

“蔡伤!”第一个发出惊恐呼吸的人便是那疤脸人,而其他人似乎也从一个迷茫的梦中醒转,骇然而呼道:“你还没有死?”

“尔朱宏,是尔朱荣派你来的?”蔡伤冷冷地向那疤脸人喝问道,同时向前逼进了一大步。

那被称为尔朱宏的疤脸汉子失去了刚才的狂妄,变得有些惊慌地后退一步,壮胆似地喝道:“蔡伤,你开战不力,损失我国这么多的英雄儿郎,还有脸见国人?”

小说《乱世猎神》 第4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