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寒门小吏

更新时间:2021-03-05 11:16:52

寒门小吏 连载中

寒门小吏

来源:互联网作者:九夜北风分类:官场主角:夏平安顾胜男

主角叫夏平安顾胜男的小说叫做《寒门小吏》,本小说的作者是九夜北风所编写的官场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司被害,寒门小吏夏平安竟成为头号嫌疑人,在逃避被真凶灭口的过程中,他与女捕快顾胜男相爱相杀。一次意外坠入洞穴,他竟获得官场秘藉《权谋》,从此揭开官场重重黑幕,一步步走上权力的巅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妨碍办案

又一个熟悉的声音附和道:“是啊是啊。就因为如此,虽然以前我和他关系还不错,可是刚才看到,我还是绕道而行,连招呼都不敢打,就是怕被传染了晦气。”

郑子谦不满地说:“平安为人一向胆小温和,我不相信他会杀人。再说大家都是同一个衙门里共事的,他不明不白被牵扯进这个案子里,你们就没有感到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吗?”

另一个更熟悉的声音不屑地说:“切,这种事谁说得清呢,‘知人知面不知心’......”

夏平安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就走出了衙门,已经无话可说了,还是先顾着眼前里吧,去街上备点日常用品吧,否则到了那么个穷乡僻壤的,什么都没有,岂不是要抓狂?

在街上,他边买东西边想,自己在县衙里虽然只是个普通的文书小吏,不过经常能和知县、县丞打照面,虽然他们两个是死对头,但是自己无论选择站在其中的任何一派的阵荣,都能有向上爬的机会。

可是去石崖子乡那样的穷乡僻壤,跟流放差不多,哪位大人会记得起你?记不起就不会重用,不会重用你就没有机会向上爬,也许一辈子都是乡司呢,仅是想想都让人绝望。

好在他一个大男人,也不需要梳子铜镜、胭脂水粉啥的,只简单买了笔墨字画、牙粉等物,便回家和母亲告别。

家里没人,问了邻居才知道,母亲被舅舅接去吃酒了。他只得让邻居捎个话,说自己去出公差了,然后准备换一套衣服就出门。

没想到,他刚把里裤褪下来,就听到院内传来一个熟悉但让他有点害怕的声音:“夏平安,我是顾胜男,有事要找你,快把门开开。”

夏平安心里一沉,连忙扯过一件长袍胡乱掩住了上身,然后屏住呼吸,想要装出家里没人的样子,让对方主动离开。

顾胜男又喊了几声,果然就停住了声音。

夏平安正暗自庆幸,没想到门竟然“砰”地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随即一个全副武装的女捕头,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正是顾胜男。

她刚一进门,便没好气地问:“为什么不给我开门?”

夏平安知道,自己既然被放出来了,又有了一个去处,暂时应该没事了。

所以他想起前几日受的罪,就面无表情地说:“我耳朵聋了,没听到。”

顾胜男瞪了他一眼,毫不留情道:“那你现在怎么就听得到了?你知不知道,我身为捕头,最少有一百种方法,叫你真的变聋变哑!”

夏平安见她漂亮的小脸绷得紧紧的,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不由恼羞成怒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要是你有确切的证据,证明王主簿是我杀的,那你就再把我扔进戒律所,不,直接送进大牢里好了。”

顾胜男闻言,更加怒了:“姓夏的,你以为我不敢吗?”边说边一个扫蹚腿,就甩了过去,想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夏平安虽然是文人,但武学功底还是很深厚的,连忙机敏地躲过了,没想到因为躲得太急,衣角竟然被椅子挂住,原本就胡乱扣起的长袍,当即就敝开了,虽然只是敝开,却露出了结实的前胸,以及两条光溜溜的大长腿。

两个人不由一惊,同时愣住了。

顾胜男的小脸“刷”地就红了,如滴血一般,一改之前冷傲锋利的女罗刹形象,显露出少女原本该有的羞怯来,大而清澈的双眼,如受惊的小鹿一般,竟然不知道应该看向哪里了。

夏平安在片刻的慌乱过后,很快就反应过来,“嗷”地吼了一嗓子,连忙跑向卧室,但很快就发现忘记拿裤子了,只得又掩了长袍跑出来,捡起裤子重又跑回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两个人同时怔住了,顾胜男完全没想到这大白天的,夏平安竟然连裤子都没穿,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她虽然未经人事,但身为捕头的她,从小就和父亲学习人的身体结构知识,年纪稍长便出入各类凶杀案件场所,刚才对方身上那紧致的肌肉结构,她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恨得牙都差点咬碎了。

好在很快,夏平安就重新穿上衣服出来了,有些委曲道:“我不是有意的,我哪知道你会直接闯进来啊?”

顾胜男想起刚才的尴尬,恼羞成怒说:“姓夏的,你拒不开门妨碍我办案,还有理了?”

夏平安辩解道:“我没有妨碍你办案,我只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要是还认为我杀了人的话,就直接把我抓起来吧,省得天天来烦我,害得我连裤子都来不及穿。”

顾胜男没想到他又提裤子的事,小脸再次涨得通红,没好气地问:“你认识关进林吗?”

夏平安脱口而出:“当然认识了,他和我同是王连生的文书小吏。”顿了一顿,又试探地问,“莫非真凶是他?”

顾胜男摇摇头说:“不知道。昨天夜里,他在自家睡觉时,忽然七窍流血而亡。”

夏平安闻言,不由吃了一惊。关进林虽然只比他年长三岁,但是已经给王连生做过五年文书了,两人关系的亲密程度,自然是他这个才做了一年文书的人不能比拟的。

顾胜男死死盯着他,忽然问:“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夏平安毫不迟疑地说:“当然在家睡觉啊,前几天差点没让你折磨死。”但是随即意识到什么,不由愠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是我杀了关进林?”

顾胜男面无表情道:“我又没说是你杀的,你激动什么?”然后继续追问:“昨天晚上,你到底去哪里了?”

虽然前几天,对方交待自己确实去过松树林,但是除了那个只有背影的绝色女子,却什么都不说了。她不知道其确实无辜呢,还是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但是无论如何,他刚离开戒律房的当晚,关进林就中毒死了,这也太巧合了,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想要杀人灭口。

小说《寒门小吏》 第五章 妨碍办案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