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弑天剑主

更新时间:2021-01-07 16:55:42

弑天剑主 连载中

弑天剑主

来源:其它作者:九歌分类:玄幻主角:凌子凡剑灵

凌子凡剑灵是小说名字叫《弑天剑主》这本小说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歌,小说主要的讲的是: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昔日宗门弟子对他的百般凌辱,和今天下午刘威对他的暴打,凌子凡一下子热血上涌,为了能够参加三个月后的宗门大赛,拼了!他放下筐子,深吸深呼气,如履薄冰地凑近蓝樱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千剑大陆,藏锋帝国,云天郡。

时节已至深秋,寒气占了上风,云天郡城的清晨变得湿冷起来,缥缈的晨雾弥漫在郡城里,混杂着冰凉的霜气,昭示着冬季即将来临。

一个年纪轻轻头发中却早已掺杂了几根白丝的少年背靠一棵枫树,两眼入神地盯着地面上被霜染的枫叶,宛如一尊木雕一般一动不动。

一片枫叶轻缓飘落下来,落在少年的肩膀上,仿佛在轻轻的安慰他,向他诉说着什么。不过,不管诉说的是什么,少年都已无心倾听,他现在脑子里就只有一件事,如何参加几个月后的宗门大赛!

他一定要借这个大赛扬眉吐气,给那些在他陨落后指手画脚、冷嘲热讽、落井下石的家伙们一个有力的回应!可是想法很好,实现起来却难如登天,至少对如今的他来说确实如此。

想他以前可是这天云宗毋庸置疑的第一天才,年仅十二岁剑位就已经到了剑师,震动整个云天郡,云天郡的人谁不知道他凌子凡这个绝世天才。

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在一年前的那次执行任务归来后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那以后他的元气近乎消失般所剩无几,且无法增多……凌子凡不想回忆那件事,他双手抱头,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好似落叶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

“咚--”

“咚--”

低沉而雄浑的钟声响起,昭示着天云宗早训的结束。

“这么快训练就结束了吗?”凌子凡慌乱中站起身来,拍拍裤腿上的土,连忙拾起身旁的扫帚飞快打扫起来,他要尽快扫完,最好是在有人来到他这里之前扫完。

火急火燎地干了几分钟后,一些腿脚快的弟子已然有说有笑地从训练场出来,手持木剑,向饭厅的方向走去,而去往饭厅的必经之路就是凌子凡所在的这片区域。

此时,凌子凡的工作还剩下不少,然而他的余光已经看到有人朝这里来了。

该死!起来那么早不就是为了早点扫完,避免他人看到自己打扫庭院丢脸吗,可自己却足足发了半个时辰的呆,还有一大片地方没扫完呢。

虽然凌子凡的天才光环自一年前已不复存在,可他心底里的天才包袱还是有的,唐唐昔日的天才剑客如今沦落到打扫庭院的仆人,任谁也不能完全接受这巨大的落差,凌子凡也不例外。他很难想象,一群师兄弟们经过他身边向他递过轻蔑、鄙夷目光,而他埋头扫地时的场景,那种感觉可以用无地自容来形容。

“这不是我们天云宗的天才剑客吗,今天怎么在打扫院子啊,我莫不是眼花了吧。”

“哎呀,天才早已是过去了,现在他连一个宗门弟子都谈不上,留他在这里打扫庭院已是很看得起他了。”

“要是我是师尊,早就把他逐出师门了。”

“这就叫天理循环,他以前那么狂妄,目中无人,活该落得这等地步,呸!”

“......”

凌子凡低着头,加速打扫,脸庞却已红的发烫,目光一直紧盯在扫帚上,不去听周围的闲言碎语,看上去很是镇静,而实则他的心在滴血。

他自己甚至都能听到那触目惊心的血滴拍落在心底的声响,滴滴答答的,仿佛雨后的屋檐,只不过落的是血罢了。

在一片断断续续的嘲讽声中,也不乏可怜凌子凡的叹惋之声,不过那大多数来自女弟子,她们在路过凌子凡身旁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在他那张俊俏的面庞上停留一刻,而后移开视线不由得发出一阵惋惜之声。

曾经的凌子凡不但是个修炼天才,还生得一张足以迷倒全天下女人的俏脸,只是自从他落寞之后,这张俏脸上失去了往日的张扬与生机,更多的是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沧桑和无奈。

但即便如此,他那俊俏的面孔仍极具吸引力,只是略显憔悴,让路过的女孩不由得一阵心疼。

凌子凡低头狂扫,不顾尘土呛鼻。他整个身体在剧烈颤抖,那些歧视的目光、嘲讽的言语宛如千万只箭扎在他的心窝上,使得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凌子凡正在快速扫地想尽快结束这尴尬的场面的时候,他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双脚,那双脚停在他面前,岔开着。

凌子凡的眼角冷不丁抽搐了一下,转过身去打扫别处。

谁知那双脚却不依不饶,再次停在了凌子凡跟前。

他不打算继续躲了,索性停下扫地,慢慢抬起头,如他所料,一张熟悉而又令人厌恶的面孔映入眼帘,那面孔之后站着几个小弟。

“怎的了,才几天不见就不认得我了,我们的大天才!哈哈......”

**刘威,居然又来找我的麻烦!凌子凡心里咒骂着,脸上却波澜不惊。

刘威是天云宗外门弟子,天赋不错,是如今的外门第一人,当然,是在凌子凡陨落之后。

在凌子凡的鼎盛时期,刘威一直被他压着,因此有了“千年老二”的戏称,为此,刘威很是不悦,一直疯狂修炼想要赶超凌子凡,但却始终难以望其项背。刘威也是个高傲的人,对凌子凡抢了本应属于他的风头而怀恨在心,一直在找机会报复他。

如今凌子凡落寞至此,恰好给了他一个机会,几乎每隔几天,他就会故意找凌子凡的麻烦,有时妨碍他工作,或者带领一帮小弟奚落他,更甚者还在他的饭食里放过麻骨散,那是一种吃了后会使人骨骼松软甚至瘫痪的毒药,还好那天凌子凡嗅出了药味才幸免于难。这刘威摆明就是要整死他的节奏,如果他哪天崛起,一定不能放过他!

然而现在,他仍是刀俎上的鱼肉,只能任人欺凌。

刘威冷笑道,“怎么,我们的大天才哑巴了吗?哈哈......”说着,刘威一脚踢翻了凌子凡整理好的一筐杂叶,密密麻麻的叶子散落一地,恰巧一阵风吹过,叶子被风刮得到处都是。

凌子凡冷冷地瞪了刘威一眼,强忍内心的怒火,转身把筐扶正,准备继续打扫。而就在这时,刘威再次将筐踢飞,这次用力很猛,直接将筐踢到了一边。

刘威盯着凌子凡,眼神中满是不屑,嘴角上撇出一抹讪笑,仿佛在说,老子就这样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不要再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受够了!”凌子凡直接迎上了刘威的目光,锋利而冰冷的目光惊了刘威一跳,但后者随即恢复,他再怎么样只不过是一个初元镜前期的毛头小子,自己一个初元镜巅峰的武者难道还怕他不成?咸鱼再怎么翻身也折腾不出什么浪花。

想到这儿,刘威的冷笑更加肆无忌惮,他直接走到凌子凡跟前,食指用力顶在他的额头上,向后戳动,“我就这样看你了,怎么了,你这个废物!”

刘威这一招不是简单的挑衅,他在食指上灌注了大量的元气,他相信以凌子凡目前的境界绝对会被他点得后退,昔日的天才居然被自己一根手指击退,这样的场景想想就觉得**,刘威心中得意的冷笑着。

但他却没想明白,点退凌子凡的前提是凌子凡不敢出手,他以为,凌子凡已沦落到这等地步,自是案板鱼肉任人宰割,不敢做任何反抗。

可刘威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的食指被折断了。

这一击用尽了凌子凡周身的元气,才突破刘威指上的元气,折断了他的指骨。

“啊......”刘威惨叫一声,后退几步,被小弟扶住。

“妈的!”刘威怒目圆睁,忍痛恶狠狠地吼道,“**是不想活了是吗?给我上,打残他,把他身上的骨头都给我卸了!”

......

中午时分,凌子凡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缓步挪到了天云宗外的一处悬崖附近。

别乱想,他不是要自杀,他还没这么脆弱,他来这儿是来寻找草药治伤的。

“该死,那帮**下手这么重,哈哈......不过刘威那小子的手指......哼哼......”凌子凡强颜冷笑着,拖着痛苦不堪的身体缓慢地来到了悬崖附近。

这里名为断魂崖,壁立千仞,十分陡峭,曾有许多来此采药的人不慎坠入悬崖,命丧黄泉,这也是其名字的由来。

想到这里,凌子凡心里不由得打了个鼓,他可也是来此采药的,万一像那些前辈们一样失足......

呸呸呸,瞎想什么呢,我凌子凡福大命大,刘威那帮**天天变着法害我都没成功,难道我还能一个不注意摔下去不成,注意点不就完了。

话是这么说,凌子凡心里还是有点虚,他在距悬崖五十米左右的地方驻留了老半天,才鼓起胆子小心翼翼地拖着身子向前慢慢挪动起来。

在距离悬崖边二十米的地方,凌子凡发现了自己需要的草药--绿光草,用来治疗跌打损伤最适合不过了。凌子凡一口气摘了四五株,放进了背后的筐里。

还差一种,凌子凡在四周搜寻了半天,最终目光定格在十米前的位置,那里长着两棵舒血草,对于活血化瘀很有帮助。可就是位置太靠近悬崖边了。

凌子凡咬咬牙,还是亦步亦趋,蜗牛般的挨到了那里,心脏一直跳个不停,最终,总算有惊无险地拿到了舒血草。

见好就收,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凌子凡心中警醒自己道。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余光却瞥见两粒发着蓝光的东西,他好奇地转头望去,是两棵--蓝樱草!

凌子凡两眼发直,喉结松动了一下,只因那蓝樱草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

蓝樱草,一种可以帮助剑师及其以下剑位的剑客突破元气境界的珍贵草药,换算成金币的话大约需要一万金币,相当于整个天云宗一个月的收入,可想而知,蓝樱草是多么稀缺,多么宝贵。

凌子凡矛盾了,他是要冒险去采摘呢,还是见好就收离开呢。

“这个废物,早就该被赶出宗门了。”

“天才,我呸,不过是个扫地的垃圾罢了。”

“使劲揍他,尤其是他那张脸,给我狠狠地打。”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昔日宗门弟子对他的百般**,和今天下午刘威对他的暴打,凌子凡一下子热血上涌,为了能够参加三个月后的宗门大赛,拼了!

他放下筐子,深吸深呼气,如履薄冰地凑近蓝樱草......

小说《弑天剑主》 第1章 落魄的剑道天才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